当前位置:

第342章 宇文太极的阴影!!

风青阳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风云神鹤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忽然挨了赵之渊这一拳,当然受不住。

????在高速飞驰的时候,风云神鹤的微小动作,都可能导致背上的人飞出去,更不用说,它被这一拳打得在云雾之中转了好几圈!

????包括李天命在内,所有人都如陨石一样往地上砸去。

????不过,哪怕是数千米的高空落下,以他们圣之境界的实力,安稳落在地上不成问题。

????李天命直接被好几个宗老包围住,上官云枫和赵凌州也有人接住,基本上都安然无恙。

????但关键是,那赵之渊宗老和其伴生兽‘通臂黑魔猿’在落下后,立刻就如疯魔一般,朝着叶少卿疯狂进攻!

????轰轰轰!

????那巨大的通臂黑魔猿和叶少卿的青玄碧火龙直接杀了起来。

????“赵之渊,你疯了!你这是要抢夺东皇剑?对你有什么好处!”皇甫风云震惊怒问。

????“别问了,肯定是宇文太极给了好处!”叶少卿并没有拿出东皇剑对战。

????在他说话的时候,叶青和其他好几个宗老便已经包围了上去,将赵之渊围得水泄不通!

????“赵之渊,你这是何必!我们现在有少宗主这样的奇才,东皇剑又在自己手中,你何必捣乱!”

????“对,老赵,这么多年了,千万别糊涂。”

????叶青和赵之渊是同龄人,甚至关系还不错,所以,这时候最难以置信的就是他。

????“住手吧!赵之渊,你说说宇文太极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在这种时候给他卖命!”皇甫风云怒道。

????赵之渊一句话都没说,施展全身之力,不管什么宗老阻拦,他都盯上了叶少卿一个!

????“爷爷,你脑子出什么问题了?”

????说实话,这一幕发生后,最难受的是赵凌州!

????他跟个傻子似的,呆呆的看着赵之渊,这还是自己自小就崇拜、敬佩的那个人吗?

????不管别人如何质问,赵之渊都在追杀叶少卿,生死都不顾。

????“他莫非不知道,自己已经不可能成功?”

????李天命眯着眼睛,非常疑惑的看着这一幕。

????说实话,他和叶少卿现在都被宗老包围,莫说赵之渊,就算他是宇文太极,都不可能抢走东皇剑吧?

????李天命也确实想不通,这个印象之中爽朗、豪迈的宗老,怎么会在这时候忽然变了一个人。

????“别说东皇剑,他连我都碰不到。”

????李天命的周围,皇甫风云、上官静姝等好几个宗老,都优先保护住他。

????“等等!”

????李天命忽然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????他越看赵之渊,就越觉得有问题。

????他的抢剑的方式,实在太弱智,本就注定不可能成功。

????他如果真要抢,总得缜密一些吧?

????现在看起来,就好像是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!

????没人能想明白宇文太极能给他们什么好处,但李天命却在这瞬间,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。

????会不会,还有其他类似赵之渊这样的人!

????当他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瞬间,危险瞬间降临!

????这危险,来自自己身侧不到半米的地方!

????这让李天命如何能应对?

????而且,对他动手的人,乃是圣之境界,修炼上百年以上的人物,这是一个李天命最意想不到的人!

????她是bet356手机版app_bet356皇冠_bet356体育投注在线app宗老——上官静姝!

????一个太奶奶辈的人物,却在这时刻忽然出现在李天命的身后!

????几乎一瞬间,她的五根手指,就掐在了李天命的脖子上。

????“别动!”

????她那冷漠而沙哑的声音,从李天命耳边传来,那一刻,天地冷得毛骨悚然。

????上官静姝!

????她和皇甫风云是世交,一直以来都是个和蔼的老妪!

????她对李天命格外照顾,当初也是她和皇甫风云牵头,在李天命斩杀宇文神都之后,保住了他。

????李天命谁都怀疑过,但是身边的上官静姝和皇甫风云,给了他安全感,所以他直接跳过。

????可笑的是,这老妪的指甲,却在这一刻插进了他的脖子里!

????很显然,对于这种圣之境界的老怪物来说,她只需要一个瞬间,就能把李天命脑袋从身体上拔出来。

????他的生死,完全让上官静姝掌控!

????这是很多人匪夷所思的一幕,包括皇甫风云自己都瞬间呆滞。

????“静姝老妹,你这是……”

????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,上官静姝带着李天命,直接退出人群!

????宗老们看到这足以让他们呆滞的一幕,一个个都不敢动弹。

????“上官静姝,你怎么也疯了!”

????宗老们在这忽然之间,内心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。

????本来东皇宗就面临生死战争,正准备回去备战,却中途又出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背叛。

????作为宗老的二号人物,上官静姝这样的长辈,竟然趁乱劫持李天命……

????又或者说,这就是他们商量好的计谋,绝对无懈可击!

????先让赵之渊无脑出来引起骚乱,逼走叶少卿,让上官静姝和皇甫风云有保护李天命的机会。

????当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在叶少卿的东皇剑和赵之渊身上的时候,上官静姝这样劫持李天命,简直轻而易举。

????这个计谋,天衣无缝,万无一失!

????当然,也和上官静姝平日里的表现有很大关系,谁能想到,她这样人物,竟然会如此乱来。

????皇甫风云都懵了。

????他们两人聊得最多,而且作为挚友有上百年时间,正因为如此,才不可能对她有任何警惕。

????包括上官云枫也是如此。

????他和赵凌州一样,都呆滞的看着这发生的一幕。

????“太奶奶,你这是在开玩笑吧?”上官云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????可惜没人搭理他,,上官静姝目光冷如寒冰,扫向了叶少卿,道:

????“别跟我说废话,把东皇剑交给赵之渊,否则,我就杀了李天命。”

????“千万别冲动,静姝,你肯定有难处,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宇文太极手中?”

????“你和我们说清楚,我们一起帮助你!”

????皇甫风云反应过来,连忙急切道。

????噗嗤!

????上官静姝的指甲,在李天命的脖子上刺得更深了,那是尖锐的刺痛,如同五把剑刺进了脖子,那滋味肯定痛不欲生。

????一瞬间,就难以喘气了。

????“别!”众人心里大惊,连忙大吼。

????李天命当然想让叶少卿,把东皇剑给李无敌。

????但,以目前的情况看,对方既然做出这一步,就绝对不是在开玩笑。

????“叶少卿,别逼我!立刻,马上!”

????上官静姝声音凄厉,凶狠至极,他们都是经历过风浪的人。

????既然决定了一件事情,就绝对不会再犹豫。

????那一刻脖子上的刺痛,连太一塔的光芒都顶不住,她的手指至少已经刺进去的一厘米以上!

????而且是五根手指头!

????叶少卿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一幕,眼睛里燃烧着青色的火焰。

????“松手吧。”

????就在众人都没决定的时候,叶少卿直接拿出东皇剑。

????赵之渊趁机抢了过来,二话不说,直接转身就走!

????“都别追,让他走半个时辰,我再放了李天命,我不会杀他,放心吧!”

????赵之渊拿走东皇剑的那一刻,上官静姝脸上两行热泪落下。

????她松手了,手指离开了李天命的脖子,但是却仍然将其掌控在她的身边,为的就是让赵之渊先走半个时辰。

????直到他先将东皇剑,送到宇文太极手中!

????从那两行热泪看,她恐怕也是身不由己,至少她按照承诺留了李天命性命。

????“谁都不能追!”她再次强调。

????很显然,如果有人追逐,她就会再次掌控李天命的生死。

????这让不少宗老简直怒火冲天。

????“静姝,你好糊涂啊!”皇甫风云眼睛赤红,气得快要吐血。

????上官静姝咬着牙,没有说话,但泪水还在往下流。

????“上官宗老,你就说说吧,让我们见识见识,宇文太极到底是怎么翻身的,我们都没想明白。”叶少卿气得都笑了。

????叶少卿在东皇剑和李天命之间,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李天命。

????这样一个变故,对他们的打击实在太大了。

????“对啊,既然都已经做了,就不用再藏着。”

????在他们愤怒、无奈的视线之中,上官静姝叹了口气,道:

????“少卿,你斗不过宇文太极,他有的不只是实力,还有心思和谋划。”

????“从一开始,他都会留很多后手,可能他唯一的错误,就是让天命杀了神都。”

????“但,他曾经铺设太多,怎会输得这么容易?”

????“比如说,我和赵之渊,都中了他用古籍调制的‘溟魇花毒’,只有他有解药,才能让我们彻底解脱……”

????“否则,我们永生永世都是剧毒焚心的折磨,你们说,我有选择吗?”

????上官静姝流泪道。

????“溟魇花毒!溟魇花都是拥有三十多条圣天纹的灵粹吧……”

????“我听说过这种毒,确实是历史上,最折磨人的奇物,发作的时候,心如火烧,然后燃尽五脏六腑和骨髓,只有制作者能解。”

????他们总算知道,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了。

????低估了宇文太极的阴狠和谋划。

????“少卿,你放弃吧,你们叶家斗不过宇文太极,东皇剑到了他的手上,比你更能守护我们东皇宗。”

????“李氏圣族已经过去了,如果你想保住少宗主,从现在开始,就带着他远走高飞吧!”

????上官静姝道。

????听到这句话,宗老们都沉默了。

????因为上官静姝说得没错,宇文太极若是掌控东皇剑,东皇宗更有生存希望。

????“宇文太极不会输。”

????“况且,我跟你和天命,说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吧。”

????“比如说,今天我和赵之渊,不得不抢夺东皇剑,为宇文太极卖命。”

????“但,在座这么多宗老,你又怎么知道,还有没有,其他仍然在隐藏的人?”

????“他们被宇文太极控制得死死的,然后,在某个瞬间,忽然给你们致命一击。”

????“甚至,这些人是谁,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
????“他的手段和谋划,超出你们想象。”

????“所以,跑吧,认输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