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263章 我怕

风青阳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小芙,你的家乡‘芙陵镇’快到了吗?”

????今晚圆月,太白鲲鹏在月色下飞驰,双翼展开,从地下往上看,天上那鲲鹏,仿佛是第二轮圆月。

????李轻语那浅灰色的长发在月光下飞舞,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的发色已经逐渐改变为月白色。

????但,兴许是李天命太碍眼,仍然无人关注她。

????“快了,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。”

????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灰白色衣物的少女。

????她长相一般,肤色不算白,侧脸下还有几道伤疤,显然经历过许多争斗。

????她和东皇宗的宗老子嗣们有明显区别,能看得出来,这样的女孩,纯粹是靠努力和坚韧,才能成为内宗弟子。

????“小芙,你怎么老是低着头,是不是不舒服?”李轻语关心问。

????“没有。”郭小芙连忙摇头,眼神有点茫然。

????“没事的,他们虽然劫持了你的父母,但你不是说,只要让他们看到你东皇宗弟子的身份,马上就会放人吗?”李轻语问。

????“是的,我父母得罪了这群山贼,但山贼听说我是东皇宗弟子,不敢动手。”郭小芙重复道。

????“那不就没事了,你放心,我最近有所进步,归一境bet356手机版app_bet356皇冠_bet356体育投注在线app重的山贼,我能帮你对付。”李轻语柔声说。

????“嗯,感谢你,轻语!”

????她别过头去,目光有些恍惚。

????李轻语只是稍微觉得有点奇怪。

????但说实话,郭小芙一直都是个多愁善感的人。

????她很坚韧,但有时候也很无力。

????正因为如此,她们才能在无忧盟走到一起。

????其他很多人,都看不上李轻语的身份,嘲笑她至尊血脉的水平,唯独只有郭小芙,对李氏圣族只有崇拜。

????对大多数内宗弟子来说,郭小芙确实身份卑微。

????可是,除开她,就没有会和李轻语一起历练的人了。

????李轻语朋友不多,所以都格外珍惜。

????就在这时候,太白鲲鹏翻越一座山峰,郭小芙连忙说:

????“到了,我们下去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李轻语和太白鲲鹏心灵相通,朔月一振双翅,俯冲而下,以很短的时间从天而降,落在了地上。

????呼!

????朔月收起羽翼的时候,地上掀起了许多的尘土。

????月光之下,不少树木都在摇晃,发出飒飒的声音,仿佛藏有不少鬼影。

????“这里没人啊?小芙,你不是说山贼霸占了你家的城镇吗?这里哪是城镇?”

????李轻语下来后,看着周围的荒郊野岭,无比疑惑的问。

????郭小芙站在她身前,不知道为何,她瘦弱的肩膀,竟然在颤抖。

????“轻语!我对不起你,欠你的债,我下辈子再还你!”

????她忽然带着哭腔说话,那是无比心碎的声音。

????她一边说,一边往前跑,离开了李轻语这边。

????就在这时候,前方的山林之中,忽然闪出一个浅金色长袍的少年!

????他手持一柄双尖枪,目光阴森,嘴角挂着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,拦截在了郭小芙的眼前!

????“李铉辰?”

????李轻语心里一凉。

????这么一个刹那,她有点错愕,心里完全想不通,李铉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????而且,他的表情还如此狰狞,仿佛接下来,他要瓮中捉鳖!

????最难以置信的是,郭小芙跑了过去,竟然跪在李铉辰的面前,涕泗横流。

????“李铉辰,你帮我跟苏无忧他们说,我已经完成任务了,求求她们放了我父母!求求你!”

????这一句带着哭腔的话里,充满了绝望。

????加上她已经跪着,连肩膀都在颤抖,便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????她不敢回头看李轻语,因为她知道,李轻语肯定已经明白了。

????“求求你们,我怕了!”

????郭小芙跪在地上,将额头一次次的砸在脚下的碎石上。

????砰砰砰!

????那磕头的声音,对李轻语来说,太难接受了。

????“以小芙的父母威胁她,引诱我出来,李铉辰,你这么卑鄙,想做什么?”

????她说话的时候,已经从须弥之戒中,抽出了七阶兽兵‘月魔斩刀’。

????有了李天命这位兄长,觉醒逆天天赋后,她的心境彻底变了。

????面对这样的阴谋,她第一个想法不是逃窜,更不是恐惧,而是战斗!

????她说话的时候,看了郭小芙一眼。

????说实话,她很心痛,这个画面让她想起了李无敌。

????同样是被最亲近的人出卖,让自己陷入险境。

????就算她父母被威胁,但李轻语还是觉得,郭小芙应该信任自己,她愿意共同来解决这件事情。

????被朋友出卖,不管什么理由,心理肯定难受。

????尤其是联想父亲的事情,心里更是怒火汹涌。

????月光笼罩在她的身上,她的眼瞳颜色,好像在变淡。

????“李轻语,这个问题,你应该问我!”

????就在这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稚嫩却故作深沉的声音。

????李轻语回头一看,身后的山林之中,走出一个稚嫩的少年,他虽然长得高大,但可以看出岁数不大。

????他一身白袍,看起来风度翩翩,但是此时却以最得意,最狰狞的目光,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轻语。

????“宇文圣城?”

????她微微牵动嘴角,握住月魔斩刀的手更加用力,左手上,三枚弯月旋刀已经亮了出来。

????“对,是我。”

????“你想做什么?”

????李轻语表现出来的冷淡,丝毫没有恐惧。

????这让宇文圣城有点不爽,他已经迫不及待,想要看到她在自己面前,跪地颤抖的样子。

????就跟郭小芙一样。

????“我想报复你,让你和李天命,都为曾经欺辱我,付出一万倍惨重的代价!”

????“我要你此生,都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!”

????“我要你沦为白痴,成为我的禁脔,此后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”

????“我要让你,想死都难!”

????“接下来,直到你老死,你都要生活在噩梦之中,除非你把我伺候好了,让我满意,我可能会开恩,让你喘口气。”

????宇文圣城一步步走来,他越说越激动。

????他和李天命交锋之中,战败的一幕幕,加上父亲失望的眼神,全部堆积在一起。

????再加上李轻语此刻的冷漠,足以让他内心,怒火翻滚。

????“你说错了吧,只有你欺辱别人,哪里有人能欺辱你,要怪就怪你自己实力不济,胆大妄为,自取其辱。”李轻语道。

????从李金灿的婚礼,到太皇九重门他主动出手,再到沉渊战场他强抢神源。

????哪一次,不是他自大骄纵,自取其辱?

????只可惜,宇文圣城不会认可这种事实。

????他要做一件丧绝人伦的事情,自然要为自己找到借口。

????“你闭嘴!就你这差不多死绝的李氏圣族至尊血脉,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看我?”

????“李轻语,我很想知道,当我把你扒光的时候,你是否还能在我面前这么骄傲!”

????他越来越狂躁。

????这些日子,对自视甚高的他来说,尊严一次次被践踏。

????太憋屈了。

????他需要狠狠的释放。

????面对这宇文圣城这的目光,李轻语仍然是满脸冷漠。

????“你这般样子,连宇文家族都配不上,就像是路边一条被惹恼的野狗,无能狂吠。”

????她这句话,让宇文圣城几乎要吐血。

????为什么?

????因为被说中了,形容得如此巧妙。

????“李轻语!!”

????他低吼一声,踏步上前来。

????“你不用恐吓我,我不畏惧你们,宇文圣城,我已经来到这里了,你们不要为难小芙,先传令把她父母放了,我跟你们走。”

????李轻语握住月魔斩刀,看了那个女孩一眼。

????人生很艰难。

????无权无势,再努力,又有什么用呢。

????不是谁都那么幸运,真正可以逆天改命。

????大多数人,都沦为权贵子弟玩弄的蝼蚁。

????“可以啊,郭小芙,你先走。”另外一边,李铉辰笑着说。

????说实话,郭小芙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????她以为李轻语会怨恨自己。

????可是,她却独自一个人撑下来,让自己先离开,还让他们,先放了自己父母……

????“轻语。”

????她站起身来,眼神哗啦啦的流下来。

????“小芙,没事的,你先走……”

????噗嗤!!

????就在这个刹那,当郭小芙含着热泪看着她的时候,一杆金色的长枪,那沾满鲜血的枪尖,从她的身体前穿出来。

????一击毙命!!

????郭小芙低头一看,世界开始黯淡。

????她脸色惨白,伸手抓向李轻语。

????“轻语,救我,救我,我怕……”

????噗嗤!

????又是一声,枪尖抽了出去。

????郭小芙瞪大眼睛,恐惧的看着李轻语的方向,然后,软软倒在地上。

????那瘦弱的身体,直接蜷缩着。

????就像是街角惨死的野猫。

????它的伴生兽冲了出来,惶然逃窜,但是,一头十六翼金翅鲲鹏和一头八臂饕餮,早就冲了出来。

????两头巨兽,直接将其撕裂了两半!

????刹那之间,血流成河!!

????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

????李铉辰和宇文圣城那痛快、狰狞的笑容,还有郭小芙最后那一句‘我怕’,就像是一万把剑,忽然扎在了身上。

????那一刻,李轻语觉得呼吸有点困难。

????她用尽全力去喘气,可是这个画面,那两个字,让她浑身发凉,头皮发麻。

????她捂着胸口。

????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她的眼睛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两轮月亮。

????没有感情,没有痛苦。

????只有冷漠,只有杀戮!

????可这时候,李铉辰和宇文圣城,还面带玩味的笑容,相互笑谈着靠近她。

????“李轻语,接下来,轮到你了。”

????呼!

????她轻轻松开绷紧的手掌。

????然后闭上眼睛。

????没人看见,她手里的月魔斩刀,在很短的时间内,震动了一千次。

????“小芙。”

????“对不起。”

????“会让你安息的。”

????月光之下,她的月魔斩刀,光影一闪,和天上明月争相辉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