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162章 螳臂当车,死路一条!

风青阳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李天命。”

????返回炎黄战场的时候,角落之中,忽然有人喊着了自己。

????李天命一看,是个陌生的女子,年龄大概和慕婉差不多,身穿一身书生服,正气,素雅。

????“请问前辈是?”

????“天机宫,秦璇羽。”对方道。

????原来是她。

????排位战的时候,她来过这里,只是一直在雅间内,李天命没见过她。

????秦相国之女。

????而秦相国,应该还是朱雀王的得力助手。

????“前辈有何吩咐?”李天命问。

????“我不能去卫府,你帮我给卫家传一个口信,是陛下让我带给你们的。”秦璇羽低声道。

????陛下,便是朱雀王。

????他昨晚就被两位副监察使带走了。

????“请说。”

????“陛下说,如果他们下狠手,那么,雷尊府的人可以杀,但月灵家族的人,努力击败就可以。”

????“这是卫家唯一的生路。”

????秦璇羽认真道。

????“明白了,多谢前辈。”李天命道。

????道理很简单,月灵家族才是副监察使真正要维护的家族。

????至于雷尊府,刚好因为林潇霆的存在,拥有帮助月灵家族的价值。

????这不影响,反正李天命的仇人,都在雷尊府。

????至于月灵姬抢了自己沉渊斗兽名额,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说,那就是一场安排给月灵姬的戏,若没这个人,也不会有沉渊斗兽。

????秦璇羽说完之后,就隐匿在黑暗之中离开了。

????此刻,天已经破晓!

????火红的太阳,从东边升了起来,而火红色墙体为主的焱都,好像烧了起来。

????远远望去,焱都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锅炉。

????热气升腾,热血沸腾!

????李天命站在了炎黄战场的围墙上,这一片坐席空着,是留给卫家的。

????而在战场对面,还空着一片席地,那就是雷尊府和月灵家族的地盘!

????还有最高的一处空地,则留给三位监管人,朱雀王和两位副监察使!

????李天命最早到来。

????这里有一个雅间,雅间的窗户,可以看到炎黄战场上的一切。

????时辰未到,他心静如水,手持大雷燚剑,在这雅间之内练剑!

????嗖!

????剑气震荡,直刺战场。

????“那一剑幻灭,毁天灭地。”

????他沉浸在剑意之中。

????旁边,小黄鸡站在窗台上,遥望整个战场,霸气横生。

????而窗棂之下,小黑猫四脚朝天,任它狂风骤雨,它自悠然入睡,高枕无忧。

????转眼,日上三竿!

????炎黄战场,数万人聚集,人声鼎沸!

????整个焱都的上流人物,都从雷尊府的婚宴,转移到这里来。

????放眼望去,强者密密麻麻。

????就像是黑压压的乌云,让人喘不过气来!

????议论、嗤笑、讥讽、站位,各种各样的讨论,随处可见。

????很明显,千年培养无数强者的功劳,不及监察使的一次内定、偏袒。

????隐世家族卫府,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。

????然而,事不关己之人,并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。

????“卫家人到了!”

????随着阵阵喧哗,炎黄战场更加沸腾,无数、讥讽的目光,看向学宫的方向。

????其中真正怜悯、同情的并不多。

????这世界上,最多的还是看热闹之人。

????“还别说,我倒是挺想知道,这一群人三天之后,还能活下几个?”

????“副监察使亲自坐镇,恐怕不会让卫府,有任何死灰复燃的可能。”

????“要我说,朱雀国要变天了,这等域外的恐怖势力直接干涉。”

????“往后举国之内,最大的两个家族,不再是朱雀王族和卫府,而是雷尊府和月灵家族。”

????“话虽然是这样说的,但,也不要说得太直白啊。”

????“对,对,毕竟朱雀王,今天还是监管人呢。”

????他们对圣天府的监管,并没概念,实际上就算是监察使,权力也在一定范围内。

????比如说,他们不能直接出手撵走卫家,让月灵家族直接入驻。

????月灵家族要在朱雀国千年长存,至少,还需要在这三天之战中,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????相比雷尊府,卫府确实人丁稀少。

????此刻出现,除了老弱妇孺,已经不足三十人。

????以卫天苍为首,卫府一家,已经站在了战场之上。

????“天命,领悟如何?”慕阳靠在雅间的门外,抱着双臂问。

????他神情平淡,大战之前,他巍然不动。

????“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。”李天命道。

????“看出来了。不出三天,这一剑就会成。”慕阳道。

????他早已经被李天命十个圆环,所带来的天资折服。

????“出来见见你外公。”慕阳道。

????李天命走出来的时候,卫天苍他们已经入座。

????那个老人靠在坐席上,目光之中金光刺眼。

????但,就算李天命都能看出来,他仍然有很深的疲惫感觉,身上并没什么血色。

????他的状态,直接影响了整个卫府的状态,以至于卫天雄、卫子锟、卫国豪等人,个个低着头。

????估计昨晚已经抱怨了一晚上了吧。

????幸好李天命没回去。

????“天命,听说你最近修行不错。”卫天苍目光锁定了他,眉目之间,总算轻松了一些。

????“是。”李天命点头。

????“你三年前和林潇霆有恩怨,这是你最好的复仇时刻?”

????“对。”

????“可有把握?”

????“有,十成。”李天命说完,抿嘴一笑。

????没有人知道,他此刻心中,流转着怎样的熔岩。

????这句话说出口,卫家所有人都怔了一下。

????谁都知道,青年一代,是卫家最没希望的一代,卫国豪、卫菱萱等人,都不堪大用。

????而对方拥有两个圣天府弟子。

????最是需要低调的时候,李天命却轻描淡写,说出了‘十成’两个字。

????“天命,能改掉你这吹牛的毛病吗?都今天了,还要让别人,多加一个耻笑我们卫家的笑柄?”卫天雄摇头,叹气。

????“有点小成就,就得意洋洋,完全不知道,我们卫府这次陷入了何等危机,竟然还敢笑。”卫子锟咬牙切齿。

????“你们自己垂头丧气,就不能让他有信心,比你们有骨气吗?”卫婧气不过说了一句。

????这两兄弟,哀愁,抱怨,忧心的一个晚上,导致现在卫府乌烟瘴气。

????卫国豪、卫菱萱等一众小辈,噤若寒蝉,魂不守舍。

????他们早已认定卫家大势已去,个个如惊弓之鸟。

????“你还好意思说吗?要不是你,爹至于沦落到今日地步?他一世英名,今日却要虎落平阳被犬欺!”卫子锟怒道。

????他恼怒了一天,就是恼怒卫婧。

????早不回来,晚不回来,偏偏这个时候回来!

????他哪里管卫婧本身就活不了太久?

????他们只知道,现在卫府完全没活路!

????本来就风雨飘摇,现在卫天苍式微,更是只有一条绝路。

????“两位舅舅,要说责怪,为何不责怪自己无能,撑不起卫家,让别人捡软柿子捏呢?”李天命冷笑一句。

????按理说,临阵之前不能内讧。

????但是,这种打击士气的人,就不应该对他们客气。

????“放肆,你和还有教养,还有尊卑?”卫子锟怒道。

????“都闭嘴吧。天雄、子锟,你们听着,我卫天苍今天就算死在这里,也不会对他们低头!”

????“如果你们仍然这样无能抱怨,现在就可以和我断绝关系,直接走人!”

????卫天苍声音很冷,但也很硬。

????“爹,别误会我们,我们也会为家族死战到底,只是看不惯这小子嚣张跋扈,不知死活而已。”卫天雄道。

????“那你最好能活到后天,亲眼看看,我知不知道死活。”李天命冷声道。

????明天是中年一代对决,他们肯定要出战。

????“行了,命儿,别说了。”卫婧拉了他一下。

????卫天雄气结,怎么说,他都是长辈,屡次被这样顶撞,自然怒火中烧。

????李天命懒得再搭理这两个孬种。

????长辈又如何?

????只有慕阳这样,临战之前,临危不惧,一身忠肝义胆。

????能靠得住,这才叫长辈。

????当李天命回到雅间内,继续练剑的时候,卫天苍和神罚天王卫擎对视了一眼。

????卫天苍苦笑摇头。

????卫家传承了这么多代,最有骨气,最生死无惧的人,却从未受过自己任何指引。

????反倒是从小被自己教导长大的子孙,在真正的举族危难之前,直接暴露了弱者的心境。

????“哥,你觉得天命如何?”卫擎问。

????“信心和意志都有了,就看他的造化吧。”卫天苍道。

????“如果能赢下前两天,尽量不要将卫府的命运,让年轻人来决定。毕竟,压力太大,太过凶险。”卫擎道。

????卫天苍点了点头。

????但,话虽然这样说,想赢下老、中一代,谈何容易?

????没时间做太多感慨。

????因为这一刻,雷尊府和月灵家族到了!

????“他们两家,好多人!”

????当足足有上百人,落在卫家对面后,炎黄战场更加沸腾,惊叹。

????月灵家族还好,人数顶多是卫家的两倍。

????而雷尊府,至少有卫家的三倍!

????加起来,对决双方,人数是五比一!

????五个打一个,车轮战都能耗死!

????这还有什么悬念?

????当这两大家族的人全部到场,整个焱都的人都知道,还没开战,这一场天府家族对决,已经结束。

????卫家,螳臂当车。

????“活该,要不是自持隐世家族的清高,和雷尊府一样发展更多后裔,吸收各地人才,至于轮到今日地步?”

????“卫天苍,就是太清高,太骄傲,才会穷途末路。”

????“隐世家族,不争权势?呵呵,不争,就会失去争夺的能力。”

????“如今家族庞大的雷尊府,堪比朱雀王族,才是我朱雀国,真正的超级世家!”

????怎么打?

????雷尊林兆,还有三个兄弟!

????雷帅林天鉴,兄弟成群,一共五个!

????青年一代,两大圣天府弟子坐镇!

????“依我看,两位圣天府弟子,没有出场机会。”

????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????“因为,三局两胜,打不到第三局。”

????“你错了,我听闻昨夜酒宴,监察使说的是,不管前面两场胜负如何,都要打完三场!”

????“这是为什么?赢得两局,就是胜者,为何还要打第三场?”

????“这还不明白?说不定是监察使另外加上去的,肯定出自林潇霆的提议,他,想杀李天命。”

????“懂了。”